李静、张慧芳

ofo创始人兼CEO戴威两年之前的“死亡推论”,很可能正在演变为现实。公开资料显示,ofo于2016年3月经历“重启计划”,复盘之后戴威认为“唯一能让ofo死掉的就是用户离开我们”,这就是著名的ofo“死亡推论”。

全民斗地主棋牌

两年之后,当越来越多的用户向ofo发出退款申请,而ofo则一再修改退款规则、导致用户退款困难,进而导致ofo的公众口碑越来越恶化,“死亡推论”似乎正逐渐变为现实。

近期,不断有用户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投诉或者咨询ofo押金退款问题,本报记者也在11月17日发起了退款申请,但截至发稿前,仍然在退款中。

归根结底,是因为在资金链紧绷的情况下,ofo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触动着用户、厂商和媒体的神经——比如官方微信公众号卖蜂蜜、办公室迁址、与PPmoney的网贷合作、遭遇供应链商家讨债等,都在舆论场引起较大波澜。相伴出现的是ofo“人去楼空”“恶意收购”等消息,ofo官方微博也不得不变身“辟谣”平台,对相关报道进行辟谣否认。

回想2015年,ofo还只是一个在北大校园里面的创业项目。不足三年时间,ofo被资本捧上神坛,先后获得10轮融资,融得20亿美元,并在全国范围内迅速铺开,同样也是资本的抽离让ofo从神坛迅速跌落到谷底。如今的ofo究竟有多困难?11月28日,倔强的戴威发出内部信,声称要“跪着活下去”。

用户:逃离ofo

共享单车押金监管问题一直备受关注,免押金骑行逐渐成为行业共识,ofo却是反其道而行之,在今年6月逐步取消了20多个城市和支付宝推出的信用免押金骑行服务。

好在当时ofo免押金骑行服务覆盖的区域本身并不多,ofo的押金池并没有受到影响,大量的ofo用户也没有注意到押金问题。

随着有关ofo的不利消息接连爆出,用户的信任度开始动摇。从6月份开始ofo海外业务开启大撤退,先后从澳大利亚、德国、韩国、西班牙、以色列、美国部分城市以及日本退出。在国内也先后传出ofo在郑州、杭州、南京的办公室都已“人去楼空”,其在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内的总部办公地点已经搬空,迁移到步行距离15分钟的互联网金融中心。

ofo方面表示,在郑州、杭州、南京的办公室于两三个月前就已搬空,目前员工在新的办公地点办公。搬离理想国际大厦是因为租期到了。

11月13日,ofo搬离理想国际大厦的第二天,记者了解到,10层和11层的办公区已经退租,15层和20层正在搬迁。

2017年是ofo人员扩张速度最快的一年,员工人数从800多人变成3000多人,总部办公区也从一层陆续扩展到4层。在2018年1月8日ofo年会上,3400多名ofo员工参与了那场狂欢会。

(责任编辑:全民斗地主)

本文地址:/xingfushenghuo/20210718/23908.html

上一篇:联想ThinkPad小红点手工机械键盘发布:4999元
下一篇:大众CEO:Waymo在自动驾驶汽车方面领先我们一到两年